人妻.中文字幕无码_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_国产午夜在线精品

今日更新“250”部影片 共有“194776”部影片

【夜色如幕籠罩大地】

类型:暴力虐待

作者:qzhshg.com

简介:【夜色如幕籠罩大地】 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伊人大香线蕉影院在线播放_【夜色如幕籠罩大地】_人妻.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国产午夜在线精品,国产日本精品视频在线观看,每日实时更新,海量最新资源都在这里,无需任何播放器,无卡顿在线播放

【夜色如幕籠罩大地】

  夜色如幕籠罩大地,月光為廣大樹海及交錯的河川粉上薄亮,在如此沉寂美
麗的暖帶雨林之夜,聞來的應該惟獨奧秘壯美的夜行生物交響曲,不料1陣由遙
而近傳到的低沉風吼卻打破瞭這片和諧。

  那聲音前入的速度很快,「颼!」呏然1道烏光擦過夜幕,飛過往的是當前
最新型的戰鬥直昇機,配備3十厘米高速火炮、可攜帶6顆紅外線追蹤空對空飛
彈、兩種新型反坦導彈或衛星定位炸彈,雙噴射推入器,最快速度1、5馬赫,
有個讓人不舒暢的綽號啼「死夜黑鴞」。

  它真正讓敵人為之喪膽的是先入的反電子偵搜裝置及高科技隱形塗漆,當敵
人發覺它的蹤跡時,通常就是恐懼毀滅的開始,這也是它享有魔鬼般惡名的最主
要緣故。

  望來這樣的煞神不算太稀奇,畢竟它早已公諸於世,但不平常的是它浮現的
地方是在婆羅洲的暖帶雨林,這裡1無戰事,2無人煙,如此先入的戰鬥直升機
到此有何任務?頗費人疑猜。

  穿越瞭大半片雨林,它漸漸開始降低速度,最後停滯在1處近海的河口上空
,螺旋翼掀起的亂流將下面的樹吹得搖頭飛舞,這裡差不多已是雨林的絕頭,河
的兩岸是雪白的礫灘,在河邊有1棟雨林式建造,挑高的構造使它1半是在河流
上。

  直升機的門滑開,迅速墜下4條人影,他們腰間纏著白繩,動作靈敏從十幾
公尺高空躍落地面,著地後立即解下繩勾竄上河邊那幢建物。

  那些身著黑色夜行裝的人到來那幢建物門口,紛紛拔出手槍,其中1人舉起
腳朝門踹落!

  「砰!」門被1腳踢開。

  屋內並沒強悍的敵人,惟獨1男2女,男的約4十多歲,帶著濃濃書卷氣,
頗像大學教授的外型,此刻他的表情洋溢瞭恐怖,卻復擋在那兩名女性前面,冒
死掩護她們的決心寫在臉上。

  身後應是他的妻子和女兒,他妻子望上往容貌和身材全很年輕,若讓人猜,
頂多是2十7、8芳齡,秀媚的鵝蛋臉,水靈高雅的氣質,窈窕有致的身材,要
不是緊緊抱著她的那個女孩簡直是她跟模子印出到的少女版,很難想像她已是那
幺大小孩的母親。

  「媽咪!」面對闖入到的黑衣人,少女彷佛受驚的小鹿,依偎在那美女懷中
不住發抖。

  「小妍別怕,爹地和媽咪全在。」漂亮的母親鎮靜慰藉著女兒。

  「你們想怎樣?」男子大聲的飲問那些黑衣人,隻是語氣透著猛烈的顫抖。

  「趙博士,你難道不明白背叛瞭組織會有什幺下場嗎?」最前面的那名黑衣
人眼裡露出殘忍的光線。

  被他稱趙博士的男人厲聲辯駁:「我根本不明白你們是什幺組織?!假如當
初明白你們的目的,講什幺我全不會為你們作事!」

  「哼!你不幫我們作事,大不瞭就你死而已,但是你把組織的秘密交給國際
刑警,就會連累來你漂亮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黑衣人眼光掃向那對母女,那
位母親立即將女孩攬來身後,黑白分明的清澄美眸勇敢直瞪黑衣人,彷佛在講隻
要有我在,你們休想碰我女兒。

  趙博士卻沒妻子那般勇敢,他明白自己是死定瞭,但妻女講什幺也不能落在
這班人手裡。因此咬牙去前1步,面對黑衣人道:「1人作事1人當!你們要殺
就殺我!別損害我的妻子和女兒。」

  黑衣人寒笑幾聲:「到不及瞭!早曉如此何必起初?你明白為什幺國際刑警
沒派人掩護你傢人,反而是我們先到嗎?」

  趙博士愣愣的看著他,是啊?同他接頭的國際刑警高級督察將他1傢大小安
排來這個蠻荒地區,講是要派人到掩護,結果已經3天過往瞭,全還沒望來任何
國際刑警的人到。

  「告訴你吧!國際刑警裡有我們組織的人,現在你懂瞭嗎?他特殊安排你們
到這裡,在這種地方發生什幺事也不會有人明白!」。

  趙博士聽言已臉如死灰,1股寒意從脊椎直去上竄,原先自己自始自終全在
他們的耳目之下,現在根本不須等待有任何人能到解救他的傢人,因為惟獨那位
高級督察明白他們的躲身之處,而那名高級督察卻是組織的1員,正所謂啼天不
應、啼地不靈大概就是這種狀況吧?

  「駱亞,不用同他們委屈求都,我們1傢人死也要死在1起,假如你死瞭,
我也不會獨自活下往。」趙博士的妻子出乎意料的勇敢和鎮靜,她手放在趙博士
肩上,溫和而堅定的慰藉丈夫。

  「嘿嘿…最好是這樣!但假如隻是死那幺簡樸,像趙夫人這幺勇敢的美女復
怎幺會怕呢?假如不怕,我們大費周章到的這裡有何意義?」黑衣人寒笑講道,
原本冷靜的博士夫人接摸來他眼神顯露出到的邪惡光線,芳心開始極度不安,女
性的第6感告訴她這些人將會怎樣處置她和她女兒,雖然她十分指望自己的推測
是錯的,但此時寧可當機立斷也不能讓這種可怕的事發生!

  她倏然從身後的茶幾上拿起1把鋒利的尖刀,寒寒環視那些黑衣人:「我們
1傢人寧可自己瞭斷!也不會任你們擺佈!」

  怎曉她話才講完,黑衣人便已扣下扳機。隻聞「砰!」1聲巨響,少女摀住
耳朵發出尖啼,剛剛在她手裡的刀,現在已插在後面的木頭櫃上搖搖曳晃,白皙
漂亮的玉手從虎口漸漸滲出怵目鮮紅的血。

  「虹伶!你怎幺樣?!」趙教授見愛妻受傷,驚忙抓起她的手問道。

  「媽咪!…你流血瞭…我好驚恐……」他們十6歲的女兒更是嚇得面無血色
,緊緊偎在雙親身邊哆嗦,1對盈滿淚的大眼睛復合切復驚恐的望著她漂亮的媽
媽。

  「我沒事…乖……別怕…」虹伶其實是忍著貫通整條胳臂的麻痛,剛才子彈
打來刀面,雖然沒傷來身體,卻震得手全快沒曉覺,這1刻她的臉也蒼白來極點
,連死全難死成,接下到的處境隻怕更兇險瞭。

  「時間不多瞭!幹活吧!」黑衣人寒酷的下達指示。

  兩名黑衣人立即朝那對母女走往,趙博士見狀急忙張開雙臂護住他妻子和女
兒,怒聲啼道:「你們對弱女子下手,算什……」。

  話沒講完,帶頭的黑衣人已倏然向前,膝蓋重頂在他的肚窩,可憐的趙博士
宛若失往骨頭支撐般軟軟的去前屈倒,「哇!」1聲吐出1灘胃液。

  「駱亞!」「爹地!」那對母女跟時睜大眼發出驚喚,想沖上往望趙博士的
狀況,卻被趕上到的兩名黑衣人攔住。

  「把他挈走!」黑衣人飲道。但站在他身後的黑衣人卻沒動作。

  「我講!把他挈走!」帶頭的黑衣人加重語氣。

  「這次行動我不想參加。」身後的黑衣人出乎意料的歸答。

  「你講什幺!」帶頭的黑衣人猛然轉身,憤慨的審視他。

  「他講的沒錯!向1對沒有反抗能力的母女下手,根本是下3濫的行為!」

  帶頭的黑衣人驟然寒笑幾聲,徐徐問道:「你明白講這種話的後果嗎?」

  「我明白,你現在就可以開槍殺我。」黑衣人將他手裡的槍扔來地上,無所
謂的直視那名帶頭黑衣人的眼睛。

  帶頭的黑衣人驟然哈哈大笑起到!

  「假如每個人全那幺輕易就能死,我們組織還有什幺可怕的地方嗎?」他頓
瞭1下,目光陰森的講:「3號!我聞講你喜歡1個女孩,本到這次任務完成後
你就能向她吐露,但從你今天的表現望到,我想有必要向組織報告你的狀況,剝
搶你完成首先百件任務後可享受的權利。」

  「隨你便!但我不會再幫你們作傷天害理的事!我早已受夠瞭!」

  「哈哈哈…」帶頭的黑衣人復1陣狂笑:「你可以摘取消極抵抗我沒意見!
但是等1下這對母女的遭遇,很快也會發生在你喜歡的女人身上!」

  「你敢!」3號黑衣人疾風般出手,扯起帶頭黑衣人胸前衣服!他眼中的怒
火彷佛能將1切燒燼。

  帶頭的黑衣人目露嘲謔望著他。「你可以動手沒合系,那隻會讓你喜歡的女
人死得更淒慘!哈哈哈…也不想想自己是什幺身份?有資格往喜歡人嗎?隻能算
她倒楣!沒事被你望上!」

  3號黑衣人眼中的怒火漸漸暗澹,取而代之的是無奈和穨喪。帶頭的黑衣人
不屑的撥開他胸前的手。

  「怎幺樣?快決定好告訴我!」帶頭的黑衣人寒寒講完,順便1腳踢向躺在
地上的趙博士肚子,力量之大讓他直直滑來墻邊才停下到,趙博士的臉痛來扭曲
變形,雙目早已翻白。

  在另1頭他的妻女驚慌的啼呼她們的丈夫和父親,但這對可憐的母女已分別
被兩名黑衣人從身後抱住,即使奮力掙紮也無法逃脫,3號黑衣人呆呆的望著這
1幕,內心正在天人交戰,考慮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屈服在組織的淫威下,加進這
種禽獸不如的暴行?!

  「啪!」「嗤!」……衣帛延續撕裂的聲音劃破空氣,少女羞辱恐怖的驚啼
穿進耳膜。

  1眨眼趙教授的妻子和女兒上半身衣服全被扯下,母女倆1樣潔白光艷的肌
膚裸露在空氣中。

  「別碰我女兒!要就尋我!隨便你們想怎樣全沒合系,我會讓你們絕興!」
趙教授的妻子不忍望女兒遭受狼吻,忿恨咬牙啼道。

  「虹…虹伶…」趙教授痛苦的啼呼妻子。

  這位勇敢的美女深情看向丈夫,淒然笑道:「駱亞…為瞭小妍…我隻能這幺
作…」

  「哈哈哈…好玩瞭!你肯心撓願意配關固然最好不過,先放瞭那女孩,我望
媽媽表現得怎樣!」帶頭的黑衣人興奮大笑。

  他們在屋子4角架起攝錄機,帶頭的黑衣人走向前抬起趙教授妻子纖巧的下
巴,目露淫光問道:「美人,告訴我你啼什幺名字?」

  「林虹伶」她幾縷發絲散落在臉前,1雙清明美眸顯露恨意望著黑衣人,清
楚的歸答他的問題。

  「長得真美,幾歲瞭?」黑衣人的手指撫摩林虹伶柔軟誘人的玉唇。

  「3十4。」她隱忍著猛烈不舒暢的感覺,寒寒答道,原先這林虹伶本是趙
教授的學生,她在念書時兩人陷進情網,而且還懷瞭趙教授的女兒,由於她是風
糜都校的校花,因此這樁師生戀在當時造成很大的風波,後到他們不顧世俗眼光
步上紅毯,還好趙教授那時已負有盛名,是享譽國際的年輕科學傢,因此校方也
絕量護著他,而沒作出任何處份。

  「3十4?嘿嘿…望起到怎幺才像2十6、7?維持得真不錯?把手拿開讓
我們望小心!」

  虹伶徐徐放下抱在胸前的雙臂,那件被撕爛的連身洋裝無聲無息掉來地上,
漂亮的胴體絕現在這些黑衣人的目光中,優雅的頸項、聳挺圓潤的玉峰、纖細苗
條的柳腰、筆直勻稱的玉腿,那些黑衣人被這付散發女性成熟芳香的肉體所深深
吸引,洋溢獸性的眼神貪欲視奸她每1寸肌膚,惟獨趙教授悲痛的嘆瞭口氣,無
助的呼瞭1聲:「虹伶…不要…」。

  「還望什幺?動手吧!」帶頭的黑衣人殘忍發號施令。隻剩1條小褻褲遮羞
的虹伶立即被1名高大的黑衣人攔身抱起,玉體橫放在長茶幾上。

  黑衣人再從身後拿出1捆繩索,大手抓起她雙腕,1圈1圈的牢牢捆綁,再
將繩頭拋上屋頂的橫梁去下拉,吊起雪1樣白的1對纖臂,接著將垂下到的繩段
纏縛在她纖細柳腰上,要她擺出如廁姿態,玉腳踩著茶幾兩側張開雙腿蹲著。

  淒美的虹伶在丈夫和女兒面前作出這種姿勢,令她俏臉自始自終低垂而無法
抬起。

  「這種樣子好淫蕩啊,趙夫人……」黑衣人淫笑著拉下面罩,是個光頭鷹勾
鼻的男人,他盯著虹伶美好的身材,徐徐脫往上衣和長褲,露出嚴苛鍛煉後肌肉
糾結的雄軀。

  「你們住手…」趙教授雙眼彌漫血絲,嘶啞的怒吼。但他被重創腹部後連身
體全伸不直,隻能眼睜睜望著馬上受辱的漂亮妻子。

  鷹勾鼻從他攜到的袋中取出1包物品,裡頭是6隻金屬夾,夾子前端還墜著
鈴鐺,他取出1隻,伸出手溫和的撫摩虹伶圓潤光滑的雙峰,為瞭挽救親人甜戀戀不舍願
犧牲自己的漂亮女人,此刻隻能抬起臉憤慨的瞪著輕薄她的惡徒。

  鷹勾鼻嘴角揚起殘酷的笑意,徐徐將夾嘴壓開,朝拔立在玉峰頂端的紅色肉
蕾狠狠放下。

  「唔!」漂亮的女人痛得揚起臉,1隻腳不仔細還從桌緣脫落,即將復被鷹
勾鼻抬歸原處。

  「虹伶!」「媽咪……。」丈夫和女兒紛紛發出不忍的驚喚。

  「別…擔心…我沒事…」虹伶噙著淚歸答。

  接著鷹勾鼻復在她另1邊玉乳也夾上夾子,她痛得幾乎暈眩,更難捱的是隨
著洋溢彈性的玉峰顫動,夾子前的小鈴鐺還會發出清脆的聲音,像刀1樣狠狠刺
傷她的羞恥心。

  這時另兩名黑衣人也全脫往面罩和衣褲,其中1名是國字臉面貌寒酷的傢夥
,另1名則臉頰削瘦、眼如豺狼。相跟的是他們的身材全十分健碩,倒3角型的
體格和橫張的肌肉,顯示受過十分嚴格的緞練。

  和這些生疏壯男裸裎相對,丈夫和女兒復全在1旁,虹伶心裡隻感來羞恨欲
盡,她明白接下到還有更痛不欲生的事將發生在身上,但為瞭親人的生機,也隻
能咬著牙忍耐下往!

  正當她目光不曉該去何處擺時,左邊臂膀驟然傳到1絲錐痛,她轉臉望,原
到鷹勾鼻正拿1管針為她作註進,虹伶並沒問他針管裡是什幺藥物?因為反正已
決定1死,就算被註射毒藥也沒什幺大不瞭?因此隻是漠然的任他打完針,鷹勾
鼻為她註射完後,和另2名隻穿內褲的男人就這樣站在面前觀賞她赤裸的身體,
好似悄悄期待藥效的發作。

  難堪復羞恥的時間就這樣1秒1秒的度過,鬥室內沒人發出聲音,惟獨趙教
授痛苦的喘息和少女的抽泣。

  隔約1分鐘左右,虹伶的身體開始有瞭變化,起先覺得渾身發燙,1顆心也
噗通噗通的亂蹦,慢慢眼前這些邪惡惡心的禽獸,他們雄壯的肉體竟變得有點誘
人。

  〈不…不可以…我怎能有這種想法…〉虹伶用力搖著頭想讓自己蘇醒,但1
種猛烈而可怕的春情卻在體內勃動。

  「你剛剛…為我打的…是什幺針?!」她睜開動人的美眸,生氣的瞪著鷹勾
鼻!但眼中映進這男人結實的身體,卻令她更把持不住。

  「嘿嘿…趙夫人,你的臉紅得真可愛!我剛剛為你註射的,是會讓你在你丈
夫和女兒面前變得餂不曉恥的春藥。」

  鷹勾鼻的話令虹伶燃起猛烈恐怖,但這短暫的理智立即復被藥效擊敗,她的
意識渙散得很快,似乎愈想反抗這種不正常的情欲,它就愈操縱住她的身體。

  「你……你們休想用這種…不要臉的方法……」虹伶努力想讓自己保持蘇醒
,但睜開眼望來男人的身體就芳心大亂,原以為閉上眼可以幸免,怎曉沒望來更
慘,腦海出現的絕是自己和這些禽獸交歡纏綿的景象。

  而夾在玉峰頂端的鈴鐺還不斷發出惱人的清響,就像催淫的幫兇。

  成熟的肉體陷進1種無由的亢奮,虹伶感來1股暖暖的流體從子宮快速去下
掉,毫無預警的泄出小妹妹。

  「噢…」她不由自主發出嘆息,待驚覺時,量多來難以置信的暖汁已潰決而
出,包覆著肥美恥丘的棉質褻褲剎那濕暈開到。

  「趙夫人,你的內褲全濕瞭。」

  「不…」

  虹伶當場羞得想往死,但那隻是1剎那的蘇醒,當鷹勾鼻的手指挑動她玉乳
上的鈴鐺時,1陣難以言喻的痛楚相伴酥麻傳遍她都身,她完都忘瞭身在何處,
就敞著大腿任由溫暖的汁液從股間泊泊滴出。

  「想不想要男人啊?趙夫人?」鷹勾鼻拉動她玉乳上的夾子,將那塊紫色肉
蕾扯得細長。

  虹伶緊蹙雙眉,玉唇哆嗦的哀哼,面對鷹勾鼻的盤問,她隻用閉上眼往返答


  「不歸答就不給你男人。」鷹勾鼻帶著邪惡笑臉,更殘酷扯長她的玉乳。

  「別…折磨…我…噢…」虹伶仰起下巴辛勞的請求,1股比尿還多的透明黏
液復從潔白的大腿兩側湧出到,2條均勻瘦美的小腿不住抽動,纖秀的腳趾也用
力屈握。

  「趙夫人,你已經把桌面弄成這樣瞭,哈哈…」鷹勾鼻的手去桌面1抹,宛
若水鄉澤國的水汁竟還溢下桌緣,無聲無息的落在展蓆上。

  「不如先給你這個吧?」鷹勾鼻走往取到1根十分可怕的偽具,它的尺寸足
有男人小臂般粗,頭部摹仿雄性龜頭的外形作得維妙維肖,隻不過上面有密密麻
麻凸起的小尖瘩,莖部共分2截,首先截彌漫刺狀顆粒、第2截是紮手的毛鬃。

  鷹勾鼻將那根醜怪的東西送來虹伶眼前,淫笑問她:「想要嗎?」

  虹伶嬌喘著氣,努力扭開臉不想受他誘惑,她秀美纖巧的鼻頭已彌漫細小的
汗珠,兩彎月眸幾乎要盈出水到。鷹勾鼻小心觀賞這幅美景,手指推開偽物的開
合,那根邪惡的傢夥開始淫穢的扭轉起到,他漸漸延著虹伶誘人的曲線去下搬,
隨著愈接近濕透的軟丘,潔白柳腹的起伏也愈劇烈,她已經無法把持住自己,兩
條腿敞來無法再更開的地步,腳趾用力去內勾,等待著鷹勾鼻手中的偽具直擊快
融化的恥壑。

  終於鷹勾鼻沒辜負她的期看,轉動的假頭摸壓在那片早已透明的花縫上。虹
伶從喉間擠出蕩人心弦的長吟,緊繃的誘人大腿根處彷若抽筋般抖顫,她努力的
想把屁股去前送,好讓偽物更深緊的頂在她柔軟恥處。

  但鷹勾鼻卻已將它搬開。

  「給我!…」她不甜戀戀不舍心的呻吟出到。

  「哈哈哈…沒想來像趙夫人這種高雅有氣質的大美人,也會喜歡上這種淫蕩
的用具!」鷹勾鼻大笑道。

  那頭的趙教授早就呆瞭,他受來的震撼才是無人能體味,在他心目中完美無
暇、氣質出眾的妻子,真是眼前這位敞著潔白大腿蹲在茶幾上,不曉羞恥要求男
人玩弄她的蕩女嗎?

  「你搖屁股求我我就給你。」鷹勾鼻壞笑的要求。

  虹伶迷惘的抬起俏臉,屈辱令她漂亮的淒眸滑下兩行淚。

  「虹伶…別這樣…」趙博士痛苦的嘶喊想阻撓妻子。

  漂亮的妻子此刻卻受著淫藥的煎熬,她閉上眼咬著唇,漸漸的晃起潔白玉臀


  「哈哈哈……」鷹勾鼻和另兩名男子當場狂笑起到,虹伶1邊落淚1邊淫蕩
的扭擺腰肢,象牙般光滑細膩的裸背早已香汗澆漓,黝黑的長發散亂的黏在上面
,望上往顯得無比性感淒美。

  「給你吧!母狗!」鷹勾鼻將偽具塞來虹伶兩腿間,她立即激烈的顫動起到
,隔著薄薄的1層絲帛,偽具前端旋轉的硬頭和上面的凸刺,撫慰著饑渴的桃源
洞,那些透明的汁液更像湧泉般溢下到,鷹勾鼻握著偽具的手轉眼已被糊得黏答
答。

  「呃……噢……」虹伶無法操縱的呻吟,她的雙臂被吊,隻能靠鷹勾鼻幫她
拿著偽具供她搖撼屁股揉擠恥戶,但這樣無疑是喝鴆止渴,她的身體無法隻滿足
於那顆惱人的硬物隔佈搔癢,這隻讓她愈陷愈深。

  「求你…放入往……」終於她啟齒講出羞恥至極的哀求。

  鷹勾鼻瞪大眼笑著大聲問道:「你是要我們把你內褲也脫掉嗎?」

  虹伶用力的點頭,那些禽獸見狀更轟堂大笑起到,卻聞趙博士淒厲悲啼:「
夠瞭!求求你們停止!」他的雙眼滿佈血絲,不甜戀戀不舍和憤慨都寫在臉上,他們美麗
的女兒從沒見過媽媽像現在這樣,也嚇得講不出話,縮在父親身邊向來發抖。

  於是鷹勾鼻將虹伶那條濕透的小褻褲從她腿上剝下,暴露出粉紅肥美的桃源
地,再把那條醜惡的偽物豎立在桌面上,意思很明顯,他要虹伶自己弄入往。

  虹伶咬著唇,眉宇間顯露羞苦蕩人的神色,她渾圓的屁股對準偽物前端漸漸
去下沉,那根假東西粗大的程度十分駭人,充血腫漲的花瓣努力去兩旁擠開,擴
大成鵝蛋般的洞徐徐吞噬前端的巨頭,連帶上方精致的菊丘全被壓迫得皺褶隱張
,景象十分淫糜。

  「媽咪!不要啊!」少女目睹這幺可怕的景象發生在虹伶身上,終於忍不住
握緊雙拳大喊,和她媽媽1樣漂亮迷人的眼睛流下淚到。

  「小妍……你別望…噢……」虹伶羞恥的搖頭,但身體操縱不住那股被洋溢
的快感,竟猛然1坐將整條手臂粗的偽物直吞究竟,那擴張來難以置信的小洞彷
佛快被撐裂1樣可怕。原本肥嫩的花瓣現下就像細韌的生橡皮筋,緊纏著在體內
扭動的怪物。

  「呃…呃…」虹伶潔白修長的頸項出現淡綠的血管,都身是黏膩的香汗,玉
峰前淫穢的鈴鐺聲不盡於耳。

  「我要加進!」原本向來寒眼旁觀的那名3號黑衣人驟然開口。

  鷹勾鼻聽言停瞭1下,然後猛然哈哈大笑起到。

  「我講你有多高尚?望來這種難得的小騷貨還不全1樣變成野獸!你想加進可
以,但並不代表你就能免受處罰,最多我隻答應不動你喜歡的女人,你情願嗎?
」鷹勾鼻講。

  「我接受!」黑衣人寒寒的歸答:「但我不要你們玩的這個女人,我要她!
」他手指著縮在墻邊的少女。

  「你敢!」趙教授發出怒吼,掙紮要撲向黑衣人,他漂亮的妻子為瞭救女兒
已經落得如此下場,講什幺也不容許女兒也遭魔爪,否則虹伶的犧牲就完都失往
價值,但這1切根本不是他所能禁止,從他1腳踏進這個陷阱開始,就註定瞭妻
子及女兒悲慘的下場。

  黑衣人寒笑幾聲,徐徐跺來趙教授面前,飽受打擊的男人顧不得肉體的創痛
,抓住黑衣人的小腿想站起到,但連膝蓋全還沒離地,黑衣人復1腳踹向他胸口
,可憐的趙教授張大嘴屈倒在地上抽動。

  「別打我爹地!」少女撲過到擋在趙教授前面,漂亮的大眼睛顯露猛烈的恨
意瞪住黑衣人。

  「放蕩之人,你那是什幺眼神?!」黑衣人目暴兇殘,1把抓住少女纖臂,甩
手就是重重的耳光!少女被打得差點暈厥過往,略微恢又曉覺時幼嫩的臉頰已火
辣辣的腫起到,嘴裡漸漸滲出咸咸的血腥味。

  但這1摑並沒讓她畏懼,反而激起她越猛烈的恨意!原來的驚恐現在都變成
憤慨,她扭過頭用更淒厲的目光逼視黑衣人,從1個容貌秀媚的少女臉上浮現這
種凜然神色,相信鐵石心腸的人望瞭全會深深震撼。

  可是黑衣人沒因此而心動或手軟,反而1把扯下少女身上殘破的衣衫,少女
充滿青春的胴體暴露在1群禽獸眼裡,大小適中微去上翹的椒乳、勻婷的腰身、
1雙健康而修長的玉腿,論動人1點全不比她媽媽遜色,隻不過是另1番青春健
美的姿色。

  黑衣人也拉下頭罩,少女眼中閃過1絲驚異,這個對自己殘酷兇暴、行逕形
跟野獸的惡魔,原先是1名望上往年紀比她大沒多少,頂多十8、9歲的英俊青
年!若隻光望他的眼神,盡無法想像他的長相和年齡。少女停住的剎那,黑衣人
的嘴已壓住她柔軟嫩唇,舌頭頂開牙合闖進口中胡亂攪弄起到。

  「唔…」少女瞪大眼睛發出悶啼,在今天以前她全還未有過接吻經驗,沒想
來最寶貴的初吻就這樣被殘酷剝搶瞭,她忘記抵抗,腦海裡惟獨1片恐怖和無助
的空白,委屈的淚水1下子都湧出到。

  「住…住手……別碰我女兒……」蹲在茶幾上的虹伶喘著氣悲苦請求,但她
的身體已完都被狂亂的欲火把持,連1絲抵抗的餘力全沒有。

  鷹勾鼻和他另2名跟夥脫下內褲,露出昂揚頂立的黑棍,他們將虹伶潔白性
感的柔軀從茶幾上挈起到,拔出在她股間扭動的偽物,改以真槍實彈侵犯她。

  她雖然羞恨欲盡、復擔心女兒被弄臟,但鷹勾鼻為她註射的春藥效力十分劇
烈,當被男人用真正有血有肉的jj放入體內時,立即就淪落在理智徹底潰渙的
羞恥快感中,淡忘1切在丈夫和女兒面前激烈的扭動呻吟。

  「嗯!」強據少女柔嫩小嘴的黑衣年輕人驟然皺瞭1下眉頭,用力從少女口
中扯歸舌頭,隻不過那片肉仍已鮮血澆漓!少女漂亮眼眸閃爍報又的快感,年輕
人舔往唇角的血汁,臉上籠罩殘忍的冷霜。

  「賤貨!」

  1個更大的耳摑落在少女臉頰,她眼前才黑掉,脆弱的腹部復遭受重拳轟擊
,可憐的少女那曾被人這般毆打過?她隻覺5臟6腑絞成1團猛烈抽筋,彷佛下
秒就要死往!其實此刻她還真祈禱能死掉,因為這種肉體難受的感覺,可能比死
還難受。

  「嘿嘿!3號…望不出到…你還真狠啊?」鷹勾鼻1邊強烈頂送著虹伶、1
邊笑著道。

  「哼!我要帶這放蕩之人來裡面往好好整治!」年輕黑衣人寒酷講道。

  「往吧…她是你的瞭…好好享用…」鷹勾鼻鼻息濃濁的歸答,他已經汗流頰
背,此刻正和國字臉兩人將虹伶動人的裸軀端在中間,分別占領她的前院和後庭
瘋狂入出,可憐的漂亮女人早已快啼不出聲到,隻能雙手雙腿緊緊攀住男人寬闊
的雄背,任由他們粗暴逞欲。

  那名年輕黑衣人彎下身抓住少女的秀發,挈著她去臥房走往,趙教授牽強睜
開眼,卻連動1下的力氣全沒有,隻能痛心望著妻子被輪奸、女兒被帶來另1個
地方施暴。

  沒多久臥房也間歇傳到少女痛苦的哭啼,那些奸淫著虹伶的惡徒聽聲面面相
視大笑起到,這裡漂亮的媽媽正被2名壯男奸淫,隔壁房間女兒也上演1樣的慘
劇,對趙教授而言是宛如十8層地獄的煎熬,但對這些惡徒到講,卻是再也沒什
幺比這還能讓他們感來興奮和刺激的瞭!

  再隔瞭數分鐘,鷹勾鼻和國字臉眉間全浮現忍受和舒暢交錯的怪異神色,接
著從喉頭發出悶吼,虹伶也迎關他們張嘴激吟,手腿將鷹勾鼻抱來最緊,原先奸
淫她的兩個男人跟時達來高潮,大量滾燙的濁液都入瞭體內。

  兩人喘著氣放下軟綿綿的虹伶,那邊臥房驟然傳到年輕人的慘啼,接著槍聲
響起瞭5、6聲,鷹勾鼻臉色驟變,剛啼國字臉往1探索竟,就望來年輕人步履
蹣跚的走出到,他臉色慘白如紙,左肩處插著1把刀,刀鋒直透來背後。

  「怎幺歸事?」

  「是那放蕩之人…竟敢偷襲我…我已經殺瞭她…」年輕人扶著墻虛弱的歸答。

  「小…妍………」虹伶隱約有聞入往,悲哀的啼瞭1聲女兒名字,她下體翻
紅的兩處小洞正淌出大量骯臟的白液,但立即復被剛才還沒過過癮的瘦臉傢夥壓
上往繼承逞欲,很快室內復充斥銷魂的呻吟和喘息。

  「4號!搞快點,我們時間不多,要徹瞭!」鷹勾鼻督促道,講完後視線轉
搬來屈臥1旁的趙教授,他正用無比悲痛和憤恨的眼神望著這個禽獸,鷹勾鼻殘
酷的笑笑,毫無內疚的舉槍朝他腦門發瞭1彈,可憐的男人在飽受目睹妻女被奸
辱的無邊煎熬後,終於可以以死得來解脫。

  在趙教授被殺身亡後沒多久,瘦臉傢夥也發出舒暢的呻吟,隻見他結實的屁
股1陣抽動,擱在他肩上的兩隻白皙美腳也用力繃直,虹伶流著淚被送上今晚第
7次高潮。

  「時間剛好,快走吧!」他們穿歸衣褲,國字臉扶著受傷的年輕人,當4人
要離開屋子時,鷹勾鼻歸頭在虹伶潔白漂亮的胸脯上補瞭兩槍,臉上露出可惜的
神色,假如不是組織的指示難違,他還真舍不得就這樣辣手摧花,並不是他心軟
,而是像這種難淂的小騷貨,不多搞幾次實在惋惜。

  上瞭直升機,死夜黑鴞朝到的方向疾飛返往。機上國字臉和瘦臉兩傢夥還意
猶未絕的暢談剛剛虹伶誘人的身體,肩上中刀的年輕人則臉色發青不住顫抖,他
必須趕緊得來治療,否則很可能會因此休克。

  直升機飛瞭1分鐘左右,坐駕駛員旁邊的鷹勾鼻驟然歸頭,深沉鋒利的目光
緊盯住那年輕人,年輕人虛弱的歸看著他,眼神洋溢疑問。

  鷹勾鼻嘴角漸漸揚起邪惡的笑臉,轉歸頭寒寒向駕駛員講:「調頭!」

  「為什幺?!」年輕人忍不住啼道。

  「哈哈哈…你的苦肉計差點就成功瞭!隻惋惜我太瞭解你這個人!抱歉瞭,
你不但救不瞭那個女孩,連你喜歡的人全會因為你愚蠢的行為而蒙受不幸。」

  「不!…和她沒合系!」年輕人掙紮要撲向鷹勾鼻,但立即被另兩名跟伴制
服住。

  「我早就告誡過你!我們這種人1不能心軟!2沒資格愛上別人!你兩樣全
犯瞭,註定要自討苦食!」鷹勾鼻寒酷的講。

  「別這樣…求求你…真的和她沒合系…啊!」年輕人痛苦焦急的請求,鷹勾
鼻非但沒任何動心,反而倏然出手抓住他肩上的利刃,露出殘酷的笑意漸漸轉動
刀柄,年輕人發出痛澈心扉的慘啼,大量溫暖的鮮血隨著湧出,眼前的景物愈到
愈朦朧,終於失往曉覺軟倒在座位上。

  死夜黑鴞擦過河邊那棟建造,剎那發出轟然巨響,駭人的爆炸火團照亮深夜
雨林的天穹,待火光慢慢落往,原來建物所在的地方隻剩1片冒煙的焦土。

  幾天後,T國報紙社會版的頭條登出1則駭人新聽「女大學生赤裸陳屍廢棄
工廠,疑遭3名以上兇手變態奸殺……」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人妻.中文字幕无码_中文字幕无码播放免费_国产午夜在线精品